易悦人物访谈 | 稀奇艺术(X+Q Art)创始人瞿广慈:雕塑家,与上帝最接近的职业

瞿广慈,当代著名雕塑家,中国最年轻的全国美展最高奖项获得者,塑造的“小胖人”形象,成为中国当代艺术视觉中最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经典符号。

▲瞿广慈肖像-摄影 邹盛武

 

稀奇艺术(X+Q Art)是瞿广慈与同为艺术家的妻子向京各取姓氏首字母组成的艺术品牌,二人是当代中国艺术市场公认最成功的雕塑家,这对夫妇在国内一年的拍卖总成交额比其他雕塑家的总和还要多。

▲瞿广慈与向京  摄影:李奇 来源:ELLEMEN

 

除了艺术家,作为商人的瞿广慈也是成功的。从伦敦设计周到法国巴黎家居时尚家居博览会,从BBC最佳“艺术风格礼物”到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艺术商店,他带着稀奇艺术走向大众,让商业耐人寻味。

▲稀奇艺术“一杯子” X 古根汉姆博物馆骨瓷杯

 

瞿广慈身上最抢眼的一个话题,在于商人与艺术家双重身份的结合。这大概是大多数记者试图了解他的一个切入点。关于这一点,在专访中也有所涉及。

 

即使瞿广慈进入了商业世界,这个纷纷扰扰的名利场,在他身上仍然很难看到现代人特有的抗拒与挣扎,一切都是自然且从容的。

▲瞿广慈2008年夏泥塑《站在高岗上》于上海

 

采访瞿广慈,最让人着迷的是他内心的坦诚与真挚,像道光,穿透人类思维的层层迷雾,直抵事物的存在本质,并对这样的存在保持着完全的包容与开放。

 

这大概也是作为艺术家的他最可爱的地方。

▲瞿广慈肖像-摄影 邹盛武

 

本期人物志专访将以对话形式呈现,以下是对话实录:

 

易悦:在以前的专访中您说,“稀奇艺术与其他一切以艺术为根本的跨界和发展背负着不能被颠覆的东西”,这个“不能被颠覆的东西”是什么?

 

瞿广慈:今天如果稀奇艺术或者其他艺术品牌被更多人接受了,是因为这个品牌承担着“卖艺术”而非艺术品的责任。艺术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站台。我经常说,有些人会喜欢体育,有些人会不喜欢,但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说他不喜欢艺术。

▲稀奇艺术2018狗年新品:《梦幸福-旺旺》存钱罐

 

易悦:您与爱人的作品那么火,您觉得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瞿广慈:我觉得我们还是很幸运吧。的确,我们在艺术家当中也是属于比较全面的,当然我们的运气也非常好,在中国最好的艺术院校读书,从附中到大学到研究生,一直是非常科班的学习。

 

所以从技术、技巧的角度来说,我们也算是最好的高手吧。同时我们一直就是真的非常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也坦诚地面对一个真实的世界,不太会被所谓的进化论观点所驱动,而更多的是表达自在。

▲向京X严歌苓、稀奇艺术与斑马谷合作:《仲夏·芳华》签名限量雕塑作品

 

易悦:为什么说雕塑家与上帝比较接近?

 

瞿广慈:这是一个比较矫情的说法吧,因为上帝创造了人,上帝就是一个奇妙的艺术家,一个魔法师。

 

那么作为一个雕塑家,当初我选择雕塑就是因为觉得它太神奇了,因为它特别现实,占用一定的空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一个实体。而对于绘画来说,它实际上更多地是一种虚拟的,房间里头顶多就是挂在墙壁一小块面积。

 

但是在房间里放一个雕塑的话,它真的占用你的生存空间了,是一个切实存在的东西。那么当我做完一个雕塑时,做得栩栩如生的时候,会觉得它具有一种灵性,它本身具有的力量会震撼到我。这个时候我会觉得雕塑真的是挺像上帝的一份职业。

▲稀奇艺术“一杯子”2017时光倒流系列

 

易悦:用雕塑探索世界,与用商业探索世界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瞿广慈:雕塑本身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艺术形态,它的表现方式太狭窄了。它之所以存在到今天,是因为这种狭窄的表现方式是特别唯心的,它很难被取代。它实实在地存在着,并且占有空间。

 

虽然只是小小地占用空间,但是这种占有的趋势是巨大的,所以雕塑真的是一个特别值得研究的艺术。

 

而商业是一个很奇妙的事儿,它是商品的一种民主表达,因为大家用钱来投票。它会随着科技的发展而不断改变,比方中国传统的一个品牌,它可能就只是乡镇一级的品牌,可是到今天,跨国际的巨大品牌已经存在了。

 

但是雕塑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艺术,它很难被改变,从远古时期到今天,雕塑的功能一直没有特别大的改变。所以说商业和雕塑要面对的世界和生存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稀奇艺术瞿广慈作品:《天使比比》(Baby Angel)

 

易悦:艺术家对生命探索与感悟,往往比一般人更加敏感,您对艺术的理解力和您童年的经历有关吗?

 

瞿广慈:我觉得很多时候艺术的兴趣真的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因为人小的时候对现实和虚拟其实没有特别的认知,很多时候会把一种虚拟的东西当作现实。

 

比如说我小时候父亲带着我去当时的上海博物馆看展览,有一幅任伯年画的小鸡作品,大人都在看水墨、技术或者结构,但我却在我在那数小鸡。

 

慢慢长大之后,看多了国画里面的鸡之后,我脑海中对于鸡的认知会不一样。但是小时候我会把中国画当中的笔墨、宣纸以及每一笔的不同层次所呈现出来的虚虚实实当成一种非常真实的东西。

 

那之后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艺术也不是再只是一个职业,而是一个人对于人生和世界的理解。没有八小时的艺术家,只有一生的艺术家。

▲稀奇艺术向京作品:《我看到了幸福——你好,梵高》

 

易悦:您理想中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瞿广慈:过去有人问这个问题的话,我会说自己的理想生活已经达到了,因为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艺术家,然后转行做商业也小有成就。

 

但是到今天我会说,我的理想生活是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跟这个世界交流,不断的与这个世界产生反应。我觉得学习不只是沟通,而是真正地挖掘世界、看待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

▲稀奇艺术瞿广慈雕塑作品:《我想你了》

 

易悦:能否聊聊您最近遇到的一个困惑?

 

瞿广慈:过去我一直认为艺术其实并没有真正地改变我们。但是最近我发现艺术真的能改变我们很多。

 

当温饱问题得以解决的时候,我觉得艺术是可以改变人的品质和灵魂的,而这些东西在过去我们是意识不到或者感知不到的。

 

艺术其实很像是一种宗教,如果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缺乏宗教的的话,艺术从某种角度来说,可以取代宗教的一部分吧。

▲稀奇艺术·艺术家居系列:王冠天使 圆盘

 

易悦:在过去的人生经历中,有没有对您产生了非常大影响,甚至改变您人生轨迹的一件事?

 

瞿广慈:早年我研究生毕业之后,在找工作的过程中碰到了各种的困难,那真的是改变我人生挺大的一件事儿。

 

因为我当初本来应该留下在中央美院,后来介于一些原因最后没有留下来。之后我才开始真正的触碰到真实的生活,一下子踏入社会,从艺术家、学生的单纯世界到面临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然后当我真正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发自内心地觉得,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历史境遇下会有不同的行为方式。

 

一方面我的确对中国的现实有很多愤怒,但是同时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也更加地爱这个国家,因为我觉得必须改变一些东西,抱怨或者消极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会放下很多自我和小我,去面更加一个真实的中国吧。

▲稀奇艺术瞿广慈雕塑作品:《兔比比》(Baby Bunny)

 

易悦:您觉得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瞿广慈:我想起来马尔克斯说的,人这一生就是要与这个世界的孤独写下一个契约,直到死。人不管是处在一种逆境还是顺境当中,其实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

 

那么,在顺境中这种孤独可以让你冷静,在逆境中孤独让你坚强。伟大的人格都是因为孤独而形成的。